关灯
护眼
字体:

第20章 长门怨冷琴音落4

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
    待高照容离开,拓跋宏再次看向她,冷戾道,“你在朕的太华殿闹事,公然欺负高美人,莫非是朕冤枉你了?”

    “陛下根本就不信臣妾,臣妾还如何解释?”她反问,眼眶微红。

    拓跋宏冷酷地扣住她的下颚,残忍一笑,“想让朕信你?简直做梦!你们冯家的人都希望能掌控朕,你们的话朕还能信吗?”

    冯润心惊,知道拓跋宏心里的苦,可是她心里也委屈,“臣妾知道陛下心里苦。总有一天,这件事会真相大白的,孰是孰非,臣妾会让陛下看得一清二楚!”

    拓跋宏放开她勾起唇角,冷意未退,“那么,朕拭目以待!”

    冯润心下委屈,想起了冯媛中毒的事情,本不打算多问的,挣扎再三,尽管忐忑,还是问了出来,“臣妾斗胆,想问陛下一件事。”

    “说。”他转过身负手而立。

    “媛儿中毒的事情,陛下知道吗?”

    “朕已经听说了。”

    “陛下难道不觉得事情有蹊跷吗?”

    “你妹妹饮食不注意,吃错食物,有什么可蹊跷的。”

    拓跋宏的淡定,让冯润产生了疑惑,以为是自己多想了,可是她不问个明白,是不会放弃的,“听说,是陛下特地吩咐太灶,每日长清宫的膳谱里,必须有鸡肉的。”

    话音刚落,拓跋宏猛然转身,微微眯着眼,打量着她,问:“你这是在怀疑朕还是在试探朕?”

    如此,无需多问,事实已然明了。

    “呵,果然是陛下所为。”她惨然冷笑,眼眶微红,强忍着泪水,没想到冯媛的毒真的和拓跋宏有关,她一时心里有些接受不了。

    看到她失落的神情,拓跋宏怔住,竟微微有些失神,心里有些慌乱。他很不喜欢这种感觉,更不要被这种感觉左右,他极力地克制着,勾起唇角,幸灾乐祸道:“朕何时承认过此事是朕所为了,你未免想得太多了。”

    “事已至此,陛下承认不承认又有何妨,心知肚明便好。”说着将手臂背在身后,微微皱起秀眉。

    “看来朕低估你了,你的心思果然缜密。”

    拓跋宏看着她白皙的脸,表情似乎在强忍着什么,使得肩膀跟着微颤着。疑惑地打量着,忽然发现地上有血的痕迹,而血迹所在区域,正是刚刚冯润被推倒在地的地方。白瓷的碗已经摔成了碎片,血渍犹存。

    她受伤了!这是拓跋宏的瞬间的反应,双拳兀自在袖中握紧。他要的其实只是面前的这个女人向他低个头,没想到竟然会这么倔强,倔强到令他忌惮又担忧,见到她受伤会紧张。

    “陛下真是谬赞了,臣妾惶恐。”

    他冷笑:“你惶恐?恐怕你的胆子比谁都大吧。”

    冯润强颜一笑,也不否认,“希望陛下日后不要再做出伤害媛儿的事情了。”

    “那点量顶多会使她晕眩,不至于危及致命。”他不在意道,像是在说一件无关紧要的小事,云淡清风。

    他的态度让冯润又气又担心,“臣妾不允许自己的亲人受到一丝一毫的伤害,还望小心为上。”

    “你这是在提醒朕吗?”

    “太皇太后已经发觉,开始怀疑陛下了。”她忽然放低声音,不想再争执。

    “哦?”拓跋宏挑眉。

    冯润自嘲地笑了,“也罢,话已至此,信与不信全凭陛下。”

    拓跋宏微微皱眉,眉眼间掠过一丝复杂,“朕的自有分寸。”

    “陛下博才大智,为您操心果然多余,臣妾告退。”

    刚走至门口,高敛慌张地小跑了进来,行礼道:“陛下,不好了!您快到宁先宫看看去吧,高美人宫里来人说小皇子中毒了!”

    “什么?”拓跋宏神色一变,慌忙踱步而
上一章目录下一章